当前位置:物联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焦点资讯

美国供应链金融对我国的启示

2016/5/7来源:互联网金融作者:

      供应链金融是指处于产业链核心地位的企业,依托高信用优势广开门路获得廉价资金,通过相对有效的征信系统和完善的风险防范措施,向产业链上下游客户提供融资服务,获得新利润增长点,构建更紧密的产业链生态系统。

  供应链金融作为产业模式升级的自然演化,从产业中来,到金融中去,具有深厚的行业根基,颠覆了传统金融基于金融而金融的范式,打开另一扇窗,兼具金融的爆发力和产业的持久性。

  为什么看好供应链金融?真正解决了多方痛点!

  首先,供应链金融本质上是弥补了中小企业年化融资成本8%-20%的空白,给予了中小企业全新的融资工具,这在中小企业融资难背景下,具有强大的生存空间。其次,满足了核心企业产业转型升级的诉求,通过金融服务,变现其产业链长期浸淫的价值。

  再次,对于银行等资金供给方而言,由于核心企业的隐性背书,降低了向中小企业放款的风险,且获得较高的回报。这种多方共赢的生态系统,没有理由不看好。再者,从市场博弈层面看,传统金融的投资者教育已经较为充分,而供应链金融存在较大的预期差。

  国内供应链金融何时爆发?就在当下!

  目前时点看,核心企业已经具备了相当优越的内外条件:深耕产业的根基、转型的动机、金融变革窗口以及互联网的极速渗透,再加上融资租赁、保理、P2P等金融工具的快速发展,为供应链金融敞开了资金的大门。

  因此,我们认为,当下是供应链金融爆发的前夜,催化剂在于资金端和风控模式上获得突破。对于进展,我们认为,发展初期,资金渠道决定供应链金融上限规模,而中长期,行业因素决定供应链金融整体格局。

  和传统非银机构相比,供应链金融具备太多优势:

  1)供应链金融依托在产业多年的浸淫,风控端天然具备优势;

  2)如果说非银机构做的是纯粹金融,则供应链金融则是在试图构建金融生态;

  3)在供应链金融体系中,各非银机构均成为体系中一部分;

  4)供应链金融本质上属于大数据金融,延展性更佳。

  美国的启示

  供应链金融的三个阶段

  美国供应链金融产生于19世纪末,时值美国工业全面超越英国、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之时。从模式上讲,美国供应链金融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机构向产业的渗透。这一时期,金融监管相对宽松,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企业开始向传统产业进行渗透。产业链中企业融资则更加依赖于已经渗透进来的商业银行。本质上讲,这仍是发展不完全的供应链金融模式,商业银行对于产业链上下游把控力的优势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

  第二阶段:核心企业登上供应链金融核心舞台。美国金融监管趋紧后,金融机构向产业的渗透开始受到限制,供应链金融模式面临变革,真正意义上的供应链金融模式随着核心企业实力的上升而最终确立,核心企业成为供应链金融的核心。这种模式下,核心企业具备了信用优势和业务信息优势,纷纷成立金融部门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如UPS成立UPSCapitalGE成立GECapital,产融结合切入供应链金融。

  第三阶段:核心企业模式遇到天花板。进入21世纪后,美国供应链金融模式发展日趋稳定,甚至出现负增长。供应链金融仅服务于主业的定位成为其发展的最大限制因素,同时出于资金来源和风险的考虑,核心企业也在逐渐收缩和自身主业不相关的金融业务,美国供应链金融核心企业模式的进一步发展遇到天花板。

  UPS:物流企业开展供应链金融的典范

  成立UPSC搭建金融平台,收购银行解决资金端瓶颈。UPS1998年成立UPSCapital(UPSC),为了突破资金瓶颈,2001年收购美国第一国际银行,并将金融服务对象定位为中小企业,为客户提供存货质押、应收账款质押等供应链金融服务,并在之后逐步将业务拓展至信用保险、中小企业贷款、货物保险等其他衍生金融服务。

  通过金融服务获取货运权,供应链金融与传统主业深度结合。首先UPS与沃尔玛等大型进货商和众多供应商签订多方合作协议,为后两者提供物流服务。在交易结构上,UPSC代替购买方为供应方提供垫资服务,并以此获得商品的货运权。UPSC则作为UPS的信用部门,保证在货物交到UPS物流机构两周内将贷款先行支付给出口商,解决中小供应商的流动性压力,如替沃尔玛与东南亚地区数以万计的出口商进行支付结算。UPS整体的收入包括两部分:1)作为物流企业收取的服务费;2)货物交付后,大型购买方支付的垫付金及期间利息费用。

  UPSC的供应链金融服务使得沃尔玛避免了和大量出口商逐个结算的交易成本,帮助供应商缩短了账期。同时扩大了UPS市场份额,在物流服务和金融服务上同时获益。

  从2001UPSC获得美国本土金融牌照进入供应链金融以来,金融相关业务收入占比就不断增加,从2001年的6.8%增加到2007年的16.9%,之后基本维持在17%左右的水平。

  GE:产业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的标杆

  GECapitalGE旗下专门从事金融服务的部门,经过不断的调整整合,把散布在其他业务板块中的金融业务基本都聚集到一个单独的金融资本板块。整合完成后,GECapital旗下共包括五大业务模块:GEMONEY、商业贷款与租赁、能源金融服务、商务航空服务、房地产。

  大型设备融资租赁为基础的供应链金融模式。飞机融资租赁业务是GEC供应链金融崛起的关键因素,飞机单价高、使用期限长,天然适合做融资租赁,GEC通过融资租赁服务促进厂商飞机设备的销售。首先,GEC与航空公司签署融资租赁协议,由GEC直接向飞机制造商下订单、付款采购飞机。飞机交由航空公司后,航空公司按期支付本金以及相应利息给GEC

  经过多年在供应链金融中的积累沉淀,GECapital已经由单纯服务产品销售的协作部门转变为专业的金融服务部门,并且在集团中具有重要地位。GECapital收入占比一直在30%上下,是GE重要的利润来源,根据2014年报,GECapital的利润占比达到了37.8%

  从分项数据看GEMONEY和商业贷款和租赁在GE金融中占比最重,二者合计占到70%以上。GEMONEY主要为消费者和零售商提供金融服务,而商业贷款和租赁主要是为生产商、经销商和终端客户等使用的大型设施、设备以及车辆和飞机等提供贷款和租赁等金融服务。

  对规模上限的思考

  对美国典型供应链金融企业的分析,可以得到两个比较明显的结论:1)传统企业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目的,均是更好的服务主业,其本身对于金融业务发展空间并无额外诉求;2)在经历了供应链金融的快速增长阶段后,其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会稳定在一个比例,行业不同对应的比例理应不同。

  有市场观点认为,参照美国经验,国内供应链金融空间也将较为有限。我们认为上述直接对比中,漏掉了一些核心因素,供应链金融在国内的未来空间也将远大于美国经验。

  首先,利率市场化和融资环境不同。上世纪70-80年代,美国完成利率市场化,同时直接融资市场已经成为重要支柱性融资渠道,多渠道、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为融资企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而国内中小企业融资业务仍是主流金融机构尚未完全覆盖的领域,较低的渗透率本身蕴藏着较大的业务机会,供应链金融恰逢其时。

  其次,对于供应链金融的业务定位不同。从UPSCGECapital的案例来看,美国供应链金融从开始即定位于主业的协同部门,用于增强主业实力,角色上相当于趋势的加强者。国内供应链金融则是被定为于传统主业转型的突破口,和主业相得益彰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其扮演了传统行业下行趋势下变革者的角色,认识到这点尤为重要。

  再者,金融系统的发展格局大为不同。美国整个金融系统极为发达,整个金融格局虽然也经历了类如金融危机的洗礼,但整体上竞争主导的格局未变,金融各领域均已经确立了某几家大型的市场领导者。国内金融系统整体上仍未经历真正市场化大潮的洗礼,各路资本向金融领域渗透的步伐逐步加速,普惠金融将真正取代垄断成为新常态,在金融变革的大时代中,国内未来机会更大。

  最后,互联网对经济的塑造力不同。美国是全球互联网的先导者,但互联网对经济的渗透甚至不如中国,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互联网的渗透面临更多现实的难度。国内市场经济的不完备为互联网解决各行业痛点提供了条件,经济的劣势转化为互联网的优势。互联网对于供应链金融无疑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

  重构模式,国内供应链金融崛起

  供应链金融不是新名词,但它正引领实业界的一场变革。在此,我们重点探讨关于供应链金融的核心话题:运行模式、异与传统的本质和存在哲学。

  从产业中来,到金融中去

  供应链金融的创新在于对金融业务模式的重构。抽象的看,金融的核心在于资金、业务、风控和实现模式。金融领域的创新也围绕这四个维度展开:信托在业务端建立了相对银行的优势;余额宝在资金端疏通了不同市场的利率差;供应链金融、互联网金融则利用大数据在业务模式和风控上实现了金融的重构,除此之外,供应链金融的特别之处还在于他根深蒂固的产业根基。

  供应链金融作为产业模式升级的自然演化,从产业中来,到金融中去的模式最具行业根基,同时也颠覆了金融领域基于金融而金融的传统范式,打开另一扇窗,兼具金融的爆发力和产业的持久性。

  供应链金融根植于产业转型的时代,爆发于互联网金融的催化。对于新鲜事物的出现或爆发,首先要解答的是时点问题——为什么是现在?基本面上,在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以及盈利能力下降的压力下,核心企业凭借自身优势,嫁接金融业务,率先拉开变革序幕;催化上,互联网金融的爆发增长提供了重要契机,金融业务也在经历普惠化,同时,互联网平台在筛选和汇集同等特征用户群、利益相关企业群方面的优势被集聚放大,而正是高度集聚化的生态为供应链金融建立网络平台提供了坚实基础。

  互联网的集聚效应,正由个人用户向企业用户扩散,且不同于个人以用户习惯为主要聚集标准,企业用户的集聚直接以商业利益为粘合剂,粘性更强。互联网金融浪潮下,网络平台是供应链金融不可或缺的一环。

  发展初期,资金渠道决定供应链金融上限规模。供应链金融发展初期,资金需求受限于供给,对业务规模形成上限的往往不是供应链本身规模的大小,而是资金端不同渠道的供血能力。传统模式框架下,核心企业通过自身优质的信用,从银行获取资金,同时向上下游中小企业出借资金获得利差收入,信用差的获利模式极易触碰到规模上限,核心企业有充足动力寻求其他金融渠道,而普惠金融的趋势也为供应链金融的拓展提供便利。

  中长期看,行业因素决定供应链金融整体格局。虽然在供应链金融发展初期,资金成为主要上限因素,若将时间窗口拉长,行业本身的空间及特性几乎决定了供应链金融整体格局。

  1)行业规模空间直接影响融资需求空间;

  2)行业产品标准化程度决定了供应链金融业务实现的难易程度;

  3)行业格局决定不同企业转型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资源禀赋程度。

  供应链金融具备三大风险控制优势。与传统金融相比较,供应链金融在行业宏观把控、企业信用信息以及平台数据上都具备优势。金融企业的核心仍然是风险定价能力,核心企业将风险识别的优势逐步转化为金融利润。(互联网金融)

专题报道